手机端
当前位置:贵阳夜网 > 科技前沿 >

贵阳夜网报道:起底又一波私募“失联名单”:站在了“风口”

过去几年私募大热,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各路资本都想介入私募行业来分一杯羹,于是各类型的私募相继问世——比如上市公司系、券商系、公募系、保险系、民间系、媒体系等。

贵阳夜网报道,每一家失联的私募机构,都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在事业肇兴之初,他们也曾有一段“雄心壮志”的开端,只是激情终究抵不过现实的考验。

从寻找显赫的资方背景,到搭建耀眼的高管团队;从注册考究的公司名称,到选址高档的办公区;但世事难料,他们昨天还在私募颁奖台高谈阔论,今天已上监管机构的“失联名单”。

比现实更险恶的是人心,梳理“失联名单”背后的创始团队故事,很多人一开始站在了“风口”,最后却力不从心,但也有不少“心怀不正”的私募,失联后一地鸡毛,成为行业和投资人的“恶人”。

不小心就站在“风口”

在2014年4月注册成立中金环球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中金环球”)之前,生于1983年底的侯绍鑫刚刚在泰康人寿度过了自己的“而立之年”。

五个月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提出。又几个月后,一场波澜壮阔的大牛市开启。就这样,被大势裹挟的侯绍鑫和他的中金环球浑然不觉又不差毫厘地站在了时代的“风口”。

“搞金融”,首先得起一个“高逼格”的名字。侯绍鑫深知这一点, 中金环球听起来既有“中金”央企色彩,又有“环球”国际范儿,尽管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和中金公司均澄清“与该机构无关联”。

光有个“高逼格”名字还不够,还得配上履历“光鲜”的合伙人团队,以及高档明亮的办公场地,最好是寸土寸金的CBD或金融街。

根据基金业协会私募管理人公示信息显示,担任中金环球的法人兼董事长的侯绍鑫,此前曾在泰康人寿银行保险部任总监一职;总经理陈俊屹曾在中国人寿担任客户经理、讲师和经理,合规风控负责人刘侏明曾在泰康人寿担任银保销售。

三位高管来自知名保险机构,既有中国人寿保险老大,也有泰康人寿民营新锐。作为“保险系”私募机构,中金环球除了给投资人以“稳健”假象外,对内企业文化也与保险公司如出一辙。

虽然目前中金环球的公司官网已经无法打开,而其官方公众号已经在2019年8月9日后“停更”,但停更前的几个月时间,这家公司也曾组织了公益行、公司团建和年终总结和新春联欢晚会。

2018年1月,中金环球年会也颇具“大公司范儿”,高管宣布中金环球业绩达成率实现122%,人均产能增长38.45%。2019年,还将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对员工负责,对客户负责,对社会负责。

不过,现实的残酷比理想更加不期而至。

六年时间,中金环球仅备案了三只产品,均为医疗健康或生物医药类私募基金,分别成立于2016年和2017年,运作状态显示为“正在运作”。其中,一只显示“本基金存续规模低于500万人民币”。

2020年7月1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基金业协会”)公布了《关于失联私募机构最新情况及公示第三十五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的公告》,侯绍鑫的中金环球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赫然在列。

财联社记者获得的一份《刘艳与侯绍鑫等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经核实,中金环球公司已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立案侦查,本案涉嫌经济犯罪,不宜再继续审理。

启信宝工商信息显示,中金环球公司自身风险32条,包括限制高消费1次、股权冻结21次等;关联企业风险35条,包括股权冻结28次,开庭公告3次,最近一次开庭公告发生在2020年7月17日。

7月19日,财联社致电中金环球注册地所在北京总部基地海鹰路六号院31号楼,被告知早已搬走。而公司所在地通州北苑新址,地图显示“该地点的服务状态未核实,请确认后前往”。

激情过后,“一地鸡毛”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之盛,曾在《经济观察报》等媒体做记者的张昊也加入了创业大潮,2015年11月,他与互联网背景出身的张冬冬注册了北京众创共享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但直到一年半后2017年2月,他们才在基金业协会备案了该公司的首只(也是唯一一只)产品——“众创共享一号股权私募投资基金”。资本寒冬随即而来,目前这只产品状态是“延期清算”。更残酷的现实是,目前该公司全职员工仅剩下2个人。

上榜协会“失联名单”的并不止中金环球和众创共享,还有国投明安、盛京鼎辉、洵仁资产、国嘉资本等20家私募机构。其中,有9家注册地在北京,财联社一一查询了这些机构的相关资料。

这些机构全部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大多数成立于2014年至2017年,但备案产品数量均不超过3只,全职员工除中金环球外,基本上都在5人以下。

尽管它们实力“单薄”,但公司名称均十分考究。以洵仁资产为例,“洵”,本意是指洵河,在《诗 陈风 宛丘》和《诗 邶风 静女》等文献均有记载,现在多寓意“诚实,实在”。

成立于2016年9月的洵仁资产,目前仅有“洵仁资产富盈1号私募基金”备案,该产品2018年5月备案,运作状态显示为“提前清算”,该基金最后更新时间为2019年4月24日。

从高管团队履历看,总部位于北京、成立于2015年9月的国嘉资本,无疑是背景最为显赫的一家。协会私募管理人公示信息显示,法人代表兼总经理王景涛和合规风控负责人王景雷均来自山东临沂。

在加入国嘉资本之前,王景雷曾在中国证监会山东监管局机构处任职,随后借调中国证监会,先后在行政处罚委员会、法律部、基金监管部、证券基金机构监督部任职,官至副处长。

带着监管机构的光环,王景雷多次代表公司作为参加业界论坛。今年1月在金貔貅论坛,王景雷以国嘉资本董事长身份发表演讲,称“空前的监管力度,对于整个行业正本清源是非常好的态势”。

公司官网显示,国嘉资本的公司愿景是做“中国顶级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机构”;公司优势是“擅长投资于国家产业政策重点扶持、能有效推动社会发展进步、上市预期明确的优质战略新兴企业”。

不过,注册成立近5年的国嘉资本,仅有赣州国嘉创始战略新兴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一只产品在基金业协会备案。在机构诚信信息一栏显示“异常机构”,异常原因为: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 。

“失联”背后,触目惊心

“给您推荐一款产品,收益率很高!”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能接到不少私募机构的电话。出于好奇心,记者曾以投资人身份参加了一家名为“XX基金”的私募股权机构在京举办的产品推介会。

“XX基金”是一家注册在天津的私募股权机构,其北京办事处位于CBD核心一栋高档写字楼上,面对每位首次上门的潜在客户,客户经理都会十分热情地将其带进一间装修豪华的会客室。

在简单咨询了记者的资产状况及收益率预期后,记者被带进一间仅容纳十几个人的会议室,客户经理称,一会会有某知名院校的金融教授将向各位投资人做投资讲座。

十多分钟后,一位自称曾在地方政府挂职的某大学金融学教授进入会议室,他从各类投资品优劣讲到私募股权优势,最后讲到“XX基金”推出的这块私募产品……

过去几年私募大热,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各路资本都想介入私募行业来分一杯羹,于是各类型的私募相继问世——比如上市公司系、券商系、公募系、保险系、民间系、媒体系等。

其中,也有不少抱着“玩一票”心态,一旦市场不及预期,就转身“玩消失”。而一旦“踩雷”,投资人不但收益无法兑现,其本金也会面临被无良机构“席卷一空”的风险。

过去几年,记者曾接触身边很多踩雷非法私募的案例。很多人,为他们的高收益所诱惑,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身价相许,发乎于欲,止乎于溃,最终不得不走上漫长而又无望的追诉之路。

为此,基金业协会也在加强监管,从市场准入和日常监管入手,近期在官方公众号推送系列识别伪私募的“防雷手册”,并定期披露“失联私募”名单。

截至2020年7月16日,基金业协会已公告1137家疑似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而此次公布的22家,协会通过该22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在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中登记的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无法与其取得有效联系。

基金业协会提醒,疑似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应当及时提供签章材料,5个工作日内未办理相关待办任务并按要求提供签章材料的,将认定为“失联(异常)”私募机构,满三个月仍未办理相关待办任务并按要求提供签章材料的,协会注销其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

当然,并不是每一家注册成立私募机构的管理人,从一开始就想着“玩一票就跑”,很多人也曾有过美好的愿景,只是现实往往比电影更残酷。而对于投资人而言,行业大浪淘沙、优胜劣汰,会帮他们减少“踩雷”的风险,但最终还需要自己擦亮眼睛,明辨是非。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