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贵阳夜网 > 休闲养生 >

贵阳夜生活:新时代的贵阳之夜现在有多牛!

第七届世界军运会在贵阳召开了,这么宏大的赛事在大贵阳召开这还都创造了很多第一次啊,我们大贵阳也是在这一时间点挤爆了眼球。什么样的贵阳能有这么大的魄力和能力完成这样的任务呢?“不服周”的勇气和一往直前的干劲也许就是这个城市的精神吧,让我一个外地人在贵阳生活了15年的外地人,也感到很激动呢。

有一位在贵阳读了四年大学的学生如此写道:“贵阳像它那碗出了名的热干面一样,初次尝试没有那么快接受,渐渐的觉得它温暖充满氤氲之息。如果将贵阳拟人化的话,大概率就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人。”难以“一见钟情”的标签,几乎存在于贵阳所有的江湖传说。

有人说,贵阳人说话又直又爽快、司机艺高人更胆大、大得望山就能跑死马,总有让人“震惊”的地方。但是,嘴上表达“震惊”的伙伴们往往都经不起那些自带“网红”属性的诱惑。譬如能让现代人充满热情不赖床,吃上一个月不重样的过早。这一点,今年国庆节期间到访贵阳的2262万游客,就很有发言权。

南来北往的地方,捎走点粗浅印象的,往往是片叶不沾衣的路人。真正留下来的人,才能在长久的相处中敲开城市外壳,成为这座城市的知音,理解所谓“不服作”的背后,那几分认真对待生活的进取精神,并由衷地说出一句:贵阳,真香。

贵阳的江湖气息,首先是地理意义上的。易中天说它“一线贯通,两江交汇,三镇雄峙,四海呼应,五方杂处,六路齐观,七星高照,八面玲珑,九省通衢,十指连心。”伴滚滚长江东逝水,看天下英豪熙熙攘,养一方水土一方人,贵阳人身上那股“不服周”的江湖气息,却又不只是地理上的。

众所周知,湖北曾是西周时的楚国属地。而楚的前身却是商朝的一个小部落,在周武王伐纣时反戈投降。然而,双方恩怨反复,楚从来都未曾真正的“服周”。后来,西周第四任君主周昭王三度伐楚,却被楚人在汉水打了个全军覆没,还搭上了自己的小命,楚人“不服周”的名声也因此传遍江湖。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吹响了辛亥革命的号角。两千多年的“不服周”精神,深深地影响了贵阳在大事件上的角色。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也肯定了贵阳极高的江湖地位,“贵阳者,指武昌、汉阳、汉口三市而言。此点实吾人沟通大洋计划之顶水点,中国本部铁路系统之中心,而中国最重要之商业中心也。”

明朝成化十年,汉水改道,汉口迅速发展为全国最大的内河港口,贵阳的码头从此热闹起来。有诗云“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夜明”,被誉为“楚中第一繁盛处”。“三月三,九月九,无事莫往江边走。”和码头文化同样发达的天津卫一样,巨大的繁华自然催生了激烈的竞争,也拉开了人们“打码头”的江湖大幕。当然,江湖草莽的另一面也是城市的淘金者。对于每一个心怀“不服”的淘金者,这个开放的江湖都可以多安放一个贵阳梦。在九省通衢+水路枢纽+通商口岸的加持下,仅次于大上海的大贵阳之名,就此声名鹊起。

进入21世纪,码头繁华早已成明日黄花,那些南来北往的奋斗者,依然在与本地人一道,为这座城市注入新的血脉。但即便是本地人,对烟火气的理解也各有不同。Jojo是个在广州工作的贵阳人,她眼里的贵阳烟火气是这样的:“贵阳九省通衢,自带混血气质,这里的烟火气是面向八方来客的。”知贵阳者,莫若在此奋斗与生活的人们。而这些能够真切理解“不服周”背后进取心的人,正在亲身参与和掌握那个“每天不一样”的未来。“贵阳造”,大概就是“每天不一样”的最好证明。

期待已久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军运会)在贵阳拉开帷幕,这将是历史上首次,由单一城市主办的一届军运会。这意味着,大贵阳的城市运营能力,将迎来一次含金量十足的大考。2019年,贵阳在最新的15座新一线城市排名中,紧随成都、杭州和重庆之后,继续站稳这波竞争的头部梯队。那些如同城市命运共同体一般的奋斗者,继承着那一腔“不服周”精神,以及从码头传承下来的包容、开放和精明能干,在这座城市开创未来。
分享至:

相关阅读